大山的子孙哟

她捉摸不透又包容一切
爱娜娜太棒了!!23468百推!全员都是墙!all纺!

岚和四莲的最终设定

我也想抽到绘签

all凯莉第一篇粮是谁的你们知道吗?我真想用我的小脚丫堵住你们的狗嘴

金凛太好吃了磕到现在,all凛真棒

你们还以为自己是当年的蛋花太太和辛夷太太吗?根本没有人是看你们的东西入圈的,都是看那位神仙入的,辛夷花你不也是吗

推歌博主:

呵,过气老阿姨还以为你是那个辛夷教主吗,还不快看点人家太太的文感受一下冷门cp的美好


幸运咸鱼辛夷:



封神榜封神榜,后辈辛夷在此给各位老前辈抱拳了,冷圈幸甚有你啊。
敲打蛋花。
小透明就别瞎跳知道吗,你还当你是曾经的蛋花太太,其实你只是一碗紫菜蛋花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推歌博主:







继续圈你们的冷门优越感喂别人屎吧(笑)你们写出来的女孩和你们为人一样恶心









【GC】狱中记事-常识人

感谢走子把我写成一个天才少女

绿松石鸢尾:

绿圈prison paro,天才化学少女,大山 @大山的子孙哟 入狱前的故事,存在并不隐晦的阴谋论伏笔了解一下。


——————————————————————————————


“居然,真的成功了啊……”少女喃喃自语着,将手中的试管举至眼前,“首席卫士也检测不出的液态炸药。”

透过试管所能看到的光景有着难言的扭曲,一瞬便剥夺了她的专注。她的双眼逐渐失焦,似乎思绪进入了不同的时空,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突兀地笑出声来。




大山是个不太普通的女子高中生。

她不太喜欢花费时间精力去学那些基础教育所规定的必修课程,初中开始便很少待在教室。

她走的是化学竞赛的路子。

化学实验室才是属于她的课堂。

国家级化学竞赛获奖者,被誉为化学天才的未来之星。

学校甚至市级政府大开绿灯,器材设备,试剂配方,第一时间优先补给。

顶尖大学的教授作为专属教师陪同,必要时协助实验。


 



大山是个相当不普通的女子高中生,虽然她本人不这么觉得。

对她而言,她所做的不过是捣鼓一些小玩意儿罢了。


 



她很难说清为什么会沉浸于此。

就像她很难说清,儿时第一次,将自己用鞭炮里的火药制作出的小型炸弹,放进鸟窝时的感受。


 



泥土和细枝筑成的巢四分五裂地飞溅开。

蛋液包裹着破碎的壳在尘土中打滚。

尚且成型的雏鸟依然失去了形体,稀薄的血浆与肉末裹挟着,露出断茬的翼骨比新发的嫩芽更加纤细。


 


多半是太无聊了。

她猜。


 


无趣的世间,总归需要些打发时间的手段。


 


大山是个自认有常识的人。

所以她把炸药放进的是鸟窝,而不是某家的邮箱。

她这样做之前,总会很有常识地在心里默哀,很有常识地默默道歉。

然后很有常识地选择去这么做以此消磨这漫长无味的人生。


 


和绝大多数有常识的人一样。


 


而当她看腻了各种小型动物的尸体后,她开始尝试制作了威力更大的炸药。

在她的爆破箱里,专门买来的小白鼠被彻底炸成了肉泥,飞溅黏连在金属内壁上。


 


然后是兔子,流浪猫。


 


像是在玩一款闯关游戏,她沉迷于在不改变体积的情况下,不断制造出威力更大,更具杀伤力的炸药。

理论上具有能摧毁一栋占地两百平方厘米的炸药她早就研究出来了,却苦于没有可以实验其威力的场地。

甚至她在今天都研究出了,能不被最尖端的检测仪器——首席卫士所检测出的版本。

而实验场地也巧合地出现在了眼前。


 


一个新被废弃的工厂,人员全部撤离,仅有门口的保安室会有保安看守。

而在大山连续半个月的踩点下,找到了夜班保安定时私自离开做另一份工作的规律。


 


一切都太过顺利,顺利得令人毛骨悚然,顺利得仿佛是被什么人安排好了一般。


 


 


她像是个拿到新装备,迫不及待拿身边的低级怪试技能的游戏玩家一样。


跃跃欲试的姿态如纯真赤子般无垢,似是眼下所要进行的事和吮吸乳汁一般天经地义。


 


 


到达定下的时间,保安已然离开,摄像头也已被保安关闭,街道上没有一点人影。


甚至距离最近的路灯都坏掉了一盏,不发光了。


 


 


一切都太过顺利,顺利得令人毛骨悚然,顺利得仿佛是被什么人安排好了一般。


 


 


炸弹的威力出乎她的预料,整个工厂彻底变成废墟。


 


 


回实验室的路上,各种思绪填满了她的脑袋。一会儿是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怕是要引起社会不小的关注,一会儿又是地产商应该感谢自己帮忙省了拆迁队的钱。


 


于是不自觉被自己的娱乐精神逗笑了。


 


喜人的实验成果让她的心情维持在一个相当高昂的状态。


 


直到第二天为止。


 


 


 


她像是个变态杀人犯一样回到了犯案现场,迫切地想从围观群众的窃窃私语中得到对自己实验结果的认可,和想得到老师对学术成果的夸奖的乖学生没什么两样。


 


仅仅是“怎么一夜就全倒了?警方还封锁了起来啊?”这样完全不明真相的嚼舌头,也足以让她消磨诸多时间。


 


她听着,本就闹哄哄的人群出现了质的变化,似乎是警方开始驱散普通民众。


 


她看到两名警员用担架抬着什么向外走来,其上覆着白布,远远的,看不真切。


 


啪嗒,担架上的东西掉了一点在地上。


 


一小块白色的物体,上面还黏连了一些黑红相接的絮状物。


 


后面的那个警员注意到了,眼睛手快地蹲下将其拾起装回担架内。


 


似乎没有什么人看到这一幕。


 


但她却在那短短一瞬观察得很仔细。


 


 


那是骨头的碎片。


 


人类骨头的碎片。


 


被炸死的人类骨头的碎片。


 


被她制作的液体炸弹炸死的人类骨头的碎片。


 


 


她转身,这一次,她没回实验室。


 


走进最近的一家网吧,她不吃不喝地等着事件相关报道。


 


从报道中得知,这次似乎是由人为引起的爆炸事故中,有一名被波及的流浪汉。


 


 


 


大山是个有常识的女子高中生。


 


所以会有常识地打发时间。


 


所以,会有常识地走进派出所,很有常识地叙述自己的所作所为,很有常识地自首。


 


刑事拘留期间,她的老师来见她了,并告诉她,她会前往一个特殊的监狱,那里可以申请实验室,她可以继续自己的研究,与现在并无差别,只不过研究成果需要强制性上交国家,没有专利权等一切权益。


 


 


 


5月8日,一审判决,她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判处十七年有期徒刑。


 


不知是不是由于她的个人履历,法院采取非公开审理。直到最后,她也只见到老师一个熟人。


 


被押上囚车前的一刻,她就像个即将离开故乡的少女一般,很有常识地道了一声——


 


“后会有期。”



【GC】狱中记事

依山傍水,辛夷x大山
这个pa又名监狱主题别墅区

大山弯着腰趴在实验台上看烧瓶里的液体发生反应,轻微的咕噜声和上升的气泡让她十分满足,因为个人兴趣戴着的平光镜被摘下来放在一边,食指不停地敲着金属台面。

情绪快要爆表的时候实验室的门被打开了,她以为是禁言又来叫她吃饭了,随口问了一句到饭点了吗。

一如既往的没有回复,却听到了高跟鞋接触地面的咔哒声,手指的动作瞬间停住,几个狱友的名字从脑中一闪而过,只留下了两个人,凉粉和辛夷,和前者相处了半个多月怎么看怎么不对头,对方也对自己的实验不感兴趣,那就只剩后者了。

她站直了身子,手伸向旁边抓住了眼镜,还没来得及戴上就闻到了一股玫瑰和咖啡融合在一起的淡淡香气,然后被人从后环住了。

“都不看我一眼吗?”辛夷从背后贴近她,左手掌心覆上对方手背,她整个人绷紧了,呼吸都有些调节不来,紧张恼怒地红了脸,张开嘴呼了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无关的人不要进我的实验室。”大山转过头冷着脸生硬地开口赶人,僵硬的身体微微挣扎了一下,对方本来就比她高一些,加上高跟鞋足足高了大半个头,像是她被抱着,太亲密了,从耳后传来的味道也太香了。

“是禁言让我来叫你吃饭。”

辛夷太清楚大山在想什么了,她是一个诈骗师,看透人的心理想法是她的本职,没有强烈的拒绝就是潜意识的接受,那代表着成功,这让她感到愉悦。

当然,不是禁言让她来的,是她向那勉强算是同事的管理人要来的实验室密码,花了不少功夫,但她觉得入狱时没有开口打招呼却一直偷瞄自己的女孩子,还挺可爱的,就算因此多接了两个麻烦的任务也不算亏了。

绿圈混邪大法好

吹爆禁哥!!!

Silent:

近期的一点原创。P1-3是自家的崽。

P4是辛夷脑丝的人设

P5是大山脑丝的人设